漫漫看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首页 >> 柯南同人 >> 小楼吹彻玉笙寒[架空 时代剧 无水版]

小楼吹彻玉笙寒[架空 时代剧 无水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16 | 柯南论坛 柯南漫画

    点击观看:柯南漫画726话

    [一]

    她到苏家那日,天气是极不好的。

    正是雨季,出门时天阴的像墨,浓的化不开。明明刚过正午,却见不得一点儿日光。毛利兰皱了皱眉头,取了一把不知从哪捡来的破洋伞,踏着急匆匆的步子走了出去。

    正是内战时候,国共两党明争暗斗,不可开交,上海却仍旧是一副靡华样子,穿着旗袍拎着皮包的夫人小姐们在戏院、茶馆间来来回回,有梳着油头的绅士殷勤地帮她们打开各色各样的门,想借以发展一段闪着金光的爱情抑或只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虚伪的魅力。只是在这太过光鲜的表象之下,总有一些挣扎着的人们,瞪大了灰白的双眼,流出血色的泪来,却一滴滴滴进了贵妇人的玛瑙玉,阔少爷的鎏金笔,带着腥腐的气息张扬在霓虹灯下,折射出浑浊不清的光。

    苏家公馆是个例外。

    乌云压阵,暴雨欲来,眼前的欧式洋房却白得耀眼。毛利兰站在门前犹豫了好久,终是叩响了门。

    苏家公馆只住了三个人。主人苏锦和两个做饭打杂的下人。苏锦是个三十八岁的上海女人,有着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生在上海,长在上海,却没有上海特有的浮攘味道,干净而且纯粹。毛利兰站在她面前,仰头看她的脸。

    有熟悉的味道。

    苏家刚刚办过丧礼不久,死者是苏锦的父亲,上海鸿升堂当家人。鸿升堂看似是普通的商铺,暗地里却是上海滩各帮派军火交易的垄断经营者,在上海黑道,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正值乱世,再加上主心骨的去世,堂内暗流涌动,图谋不轨者大有人在。于是苏锦在父亲葬礼后第二日就接受了鸿升堂事务,派出亲信一个个除掉不安分子,稳下秩序。毛利兰看她每日辛劳,看她的庄严,美丽,慈柔,坚忍,她是那样一个耀眼的女子,灿烂如牡丹,绽放的荣耀下,是无可言语的寂寞。

    [二]

    苏锦大约真是累了,不久带回一个男子来。

    毛利兰初次见他,十七、八岁的少年迎着晨光,西装革履,脸上是和煦的微笑。如同三月的春光,眨眼间温暖了整个早晨。

    “兰,这是鸿升堂的人。”苏锦于厅堂走来,缓缓而言。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工藤新一。”他微笑着伸出手来,带着骄傲却内敛的光泽。

    “你好,我叫毛利兰。”

    自那之后,工藤新一便时常来这儿,有时是青涩的校服,有时是破败的长衫,更多的时候是笔挺的西服,显出桀嚣的少年英气。毛利兰为他和苏锦沏茶,氤氲的茶香散在屋里,眉目清俊的男子冲她点头微笑:“毛利小姐的茶艺真是不错啊。”

    其实她何止是茶艺好。

    十五岁前,毛利兰尚是大家族里无忧无虑的千金小姐,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不识人间愁滋味。从小琴棋书画,茶艺女红,样样学来也颇有门道。只是那一年,她的父亲生意失利自缢而亡,母亲从此神志不清,所有压抑的情绪爆发在仲秋那天,将偌大家业付之一炬。熊熊火焰,如同吐着毒信子的巨蟒吞噬了十二条性命。她被奶娘拼死推出火海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却从此与母亲天人永隔。苏锦在黄浦江边救下一心寻死的她,递她一方锦帕,上面金线绣着一句话:“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回报以歌。”那是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一句诗,苏锦抚着她的脊背告诉她:“越是痛苦,你越要活的灿烂。”

    以上是文章部分内容

    进入柯南论坛查看全文:http://bbs.17dm.com/thread-17000-1-1.html

     

     

[更多]名侦探柯南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