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看漫画 | 圣斗士 | 火影忍者 | 海贼王 | 死神 | 七龙珠 | 灌篮高手 | 家庭教师 | 柯南 | 犬夜叉 | 网球王子 | 机器猫 | 天龙八部 | DNF  | 钢之炼金术师 | 动漫论坛 | 银魂 | 蜡笔小新

首页 >> 杂文 >> 浅谈conan中的推理

浅谈conan中的推理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16 | 柯南论坛 柯南漫画

    点击观看:柯南漫画

    N久之前,看过一篇文章,有一句话“福尔摩斯让无数人爱上推理小说,而推理小说让多数人忘记福尔摩斯。” 

    当时只觉这话过分,几年后重新邂逅这文章,发现也并非毫无道理。也就是这篇文章,让我重拿起福尔摩斯,并发现他的精髓所在远不止初读时般浅显。那《柯南》呢? 

    不得不说,这个以“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著称的名侦探和他崇拜的偶像有着如此相似的“遭遇”,甚至说这句话放到他身上会更加贴切些。

    “柯南让无数人爱上推理小说,而推理小说让多数人忘记柯南。”这句话要分开来看的。虽然自己不是因《柯南》而喜欢上推理,但看过之后还是能体会出那种感觉。

    作为一部以推理为包装的动漫,他和《福尔摩斯》一样,把推理所能带来的极大乐趣带给了读者。谜团,线索,推理,直到真相,一部推理小说所应具备的要素都具备。除了主体案件,也决不乏那些看起来更能吸引我们的精妙插曲:根据特征判断职业身份那种小线索背后的大推理;搜索证据或与犯人对决时对人性心理所作的缜密分析及大胆预测;或者是令人惊叹的他对于隐秘线索的敏锐观察和对证词真伪的极速判断。

    细微痕迹显示诡计的关键,矛盾疏漏指向罪犯的破绽——“凶手就是你”,尘埃落定,一场干净利落的本格推理。

    简单,朴实,明朗,精彩且容易接受。

    推理,就是这么一场脑力劳动,摆在眼前的谜团和收集到手的线索,华丽丽地逻辑分析并大胆想象一番,水到渠成。

    这是《柯南》中多数案件给人的感觉,加之精彩的台词和无处不在的对推理大师们的崇敬,都不可阻挡的将读者带入一个推理的世界,让他们热爱,并深深的热爱推理,欣赏并崇尚侦探这一职业。

    然后呢,随着接触越来越多的推理小说,或者说仅仅是看了越来越多的《柯南》,也可能是在阅读了不少其他作家的作品之后去看他,就会萌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不满情绪,从案件到推理,顺理成章,但就是让人觉得不够过瘾,乘兴而来却不能尽兴而归。

    再然后,重点被迁移,关注的不再是案件而变成了主线或者情感。推理,只是平淡,平淡中有些浅显,直至淡忘。

    500多集的鸿篇巨制,大胆多样的犯案手法几乎可以出一本犯罪百科全书,缜密完整的逻辑推理照样朴实中透着华丽,为什么偏偏遭此“冷遇”。

    如果说只有完全犯罪不可能犯罪什么的才吸引你的眼球,那我们只能将推理的不精彩归咎于手法不够复杂或者坦言作者智商不够高,可是真的是这样吗?的确,手法的高明会使作品等级提升,像闪电一样把整部作品照亮,那《柯南》中的推理就因此“无可救药”了? 

    答案是否定的。

    很多办法可以把简单的手法写得高超,把高超的手法写得更高超。《柯南》的一些案件中这些手段也被清晰地展现(也许不是刻意的),只是大多数的时候却没有加以应用,反而造成了令人惋惜的缺陷。

    就“遗憾”而言,找出三个,诡计的简单处理,动机的轻描淡写(比较特殊)和无意的常识超越(不是主线,而是案件里的)。这三个的重要性,依次下降。

    第一,诡计。它在推理小说中有多重要,决不是必要的,却是哪一部杰作都离不开它。

    最简单的,很多人说《金田一》的推理胜过《柯南》,在我看来不如说成是《金》的诡计高于《柯》。《金》的案件大多是孤岛密室,连续杀人(没看不好评价),无论其中的推理是不是真的精彩,单从气氛外观上也略胜一筹了。

    但总不能把所有的案件都写成不可能犯罪(不现实也没必要),诡计不仅是模式,对于诡计的挖掘可以更深更远。先讲三种,叙述技巧,谜团设置,诡计组合。

    一、叙述技巧,太多了,挑重点的说

    (一)线索的处理

    隐藏线索,不符公平性原则的不说,在给出全部线索的前提下,对线索的处理在不同层次的推理小说中差距明显。这在卡尔的文中,有极其精辟的论述。

    有的,口才上取胜,线索埋得太深,一闪而过。真相大白之后读者依然一头雾水,对弥散于千言万语中“应该”读到的一句两句毫无印象,侦探最后的总结只能用“痛苦”来形容。

    有的,线索被列出,最后的推理与其对应,清晰明了,逻辑缜密,并无破绽。不乏精彩,却还不能抓住那些“身手老道”的读者的心。

    有的,一堆线索,各种各样的证据,巧妙地连接,散布于文中,以至于即便是精于此道的读者也会上当,直到惊讶的结局揭开之后,才突然看清整个构思。

    读过黄金时期大师作品的读者应该都有这样的感触,他们把线索放在手中把玩着,强调着。“没有哪句对话是因为听上去神秘才包含进书中,或者因为它让人物像是罪犯,或者仅仅是用这些字填补空间。”最终的结局揭晓,侦探所强调的每一幕都能浮现在脑中,你会发现,无数线索都曾经在你身边打转,你却偏偏视而不见。

    这就是大师的魅力。他们凌驾于你的心理之上,控制着你的思维,最后把你骗得一塌糊涂,而你只有带着赞赏的诅咒合上书,期待下一部杰作。

    《柯南》恐怕要被归为第二类了,他线索清晰但还不能做到巧妙,一个案件,按照常规的思路,看不完全,也能猜出三分之一,三分之二或者更多,最后的结局只是基于现有思考的补充却做不到逆转,于是就促成了推理的平淡。

    某些案件则有了更大的缺陷:矛盾的单一及随之而来的证据的模糊。把整个推理构建在“一条”线索或者“一处”事实。这在短篇谜题或许有情可原,但相对构架完整的推理,推理过程过于简单,剩下的时间则用冗长的调查询问来填补,这样的处理带来的就不仅仅是平淡,甚至是不满了。一场优秀(能抓住人心)的推理,绝不会只是基于一点的侦破。

    (二)误导

    传说中的“红鲱鱼”,推理小说创作的高端技巧。思维定势,心理盲区,甚至是叙述性诡计,所谓“意想不到”的结局有一部分就是源于这里。

    读阿加莎的小说会有较深的感触,经典的比如《罗杰疑案》,文中的每一个嫌疑犯都对侦探撒了谎,逐个怀疑到逐个排除,凶手应该理所当然地呈现了,可你依然一头雾水。直到翻开第二十五章,波洛的每一句话都足够震撼,飞快的阅读中整个思维被逆转,真相大白之时,除了惊叹就只有对作者的无限崇敬。

    《柯南》中这个诡计比较明显的运用,是对主线问题的解答,比如朱蒂贝尔摩得的身份问题。其关键在于作者了熟于心的完整情节中,挑出哪些部分,用怎样的形式呈现给读者,从而既能为后文的解释留空间又足以引导读者的思维至错误的方向。很明显,作者挑取了朱蒂新出(贝尔摩得)同时在场时大肆渲染组织的气息,展示朱蒂的行动时隐藏背景(照片问题等),将两人仅有的共同一面无限放大(那句名言),而最终我们“断章取义”的同时便落入了陷阱。把这些情节挑出来组合到一起,会是一篇不错的悬疑,但过于追求意外性也让整个推理证据不足,基石脆弱。

    对于误导的另一个运用在钢琴奏鸣曲事件中比较明显,与死者及涉案人员无关的女医生,一开始就和侦探们在一起并做着验尸的工作,却偏偏是凶手。最后,“误导”成分不但有了完美的解答,而且融入了整个诡计框架之中。加之气氛的渲染和感人的场景,这部脱离主线或“稀缺”人物的特别篇依然显得精彩,在案件推理上做得十分成功。

    可是这样的案件,比之500多集的数量,会不会少了点呢?

    (三)多重解答

    接触多重解答这个“专业”名词是在《特伦特的最后一案》,书中针对一案给出三种不同解答,推翻精进,直到真相。《毒巧克力命案》更是一案六破,精彩绝伦。每个给出答案的人都有足够的智商,其推理过程在逻辑上没有缺陷,问题只出在对线索的收集和判断。阅读《歪曲的枢纽》时真正体会到了震撼,书到最后几页侦探的解答丝丝入扣,几乎所有的谜团都解决了,而就在我点头称是时,后面的内容告诉你,那根本就不是真相!

    当时的感觉可想而知,这种巨大的思维逆转,使得你不得不对手中的书膜拜再三。

    《柯南》中,《外交官杀人事件》是一个典例,服部用实验证明令人信服的解答,“凶手”承认杀人,此时工藤道出破绽及唯一的真相——震惊。分析整个过程,服部对线索的判断牵引了观众的思维并最终引导我们走向错误的方向,作者再毫不留情地将案情逆转,简单的心理密室,靠这种处理在我们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真相便也显得惊人。试想,如果从一开始就跟随着正确的思路,还会有同样的效果吗?

    类似场景出现在M9,柯南的推理忽略掉重要的信息造成不完整,通过大叔我们才得知诡计的全部,而作者呈现给观众的视角,恰恰是以柯南的思考为主导的。比较《谁的推理秀》中,我们跟着正确一方的思维走,同样是双重解答,收效就不如前者。

    《柯南》中大多数多重解答被大叔解决了,他的解答虽然不是没有根据,却是荒唐之极甚至直接为我们排除了错误选项。有时大叔神勇,推出案件的十之八九,柯南的补充就显得“多余”了,毕竟“补充”和“逆转”的差距很大很大。

    其实这一点引起了我们更深的思考。

    想想福尔摩斯探案中的《黄面人》,老福的结论没有破绽而且就是最普遍的思维,却偏偏不是真相。这也在警告,当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一件事“就是如此”的同时是不是考虑到了还有其它可能性的存在。推理,被告知前因结果及过程留下的破碎散布的痕迹片断,将它们串联并走到最后的任何环节稍有不慎就会陷入误区。相比逻辑而言,此时最需要的是截取全部正确信息的能力,这也是一个侦探能力的核心所在。

    多重解答,证明了小说中那种完美的线索→结论,逻辑上只存在一种可能性的观念错误,抛开思维定势,我们是不是真应该重新思考“真相就只有一个”这一简单语句背后深藏的无限道理呢!

    二、谜团设置

    那个仅仅用罪案现场和一具尸体就能“打发”读者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需要谜团。

    《诅咒假面的冷笑》中,凶手留给我们一个奇异现场,巨大的谜团围绕着,案情陷入僵局,嫌疑犯们无论有没有动机都不重要,手法不破解,任何指证都是无效的。同时,诅咒传说将气氛渲染到了极致。项链散开的瞬间,柯南背后闪电划过的同时他几近摔倒,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呢,一直就走在错误的路线上未曾回头。

    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跟着作者铺设的路线,跟着柯南的思维走向了案情的胶着。想当然的去排除凶手,结果就是从一开始便错了。

    另一个亮点,不可能犯罪。展现在面前一个不可能场景,在各种声音下继续论证它的不可能性,大谜团又出现了,不可能的氛围就这样干扰着你,于是思维受阻,而在这情况下侦探最后的解释所带来的便只有震惊了。同样是优秀的特别篇,《震动警示厅》中整个推理的核心——那个暗号有多少人记得呢,却很少有人能忘掉本案中面具纷纷飘落的宏大场景,一场精致的推理,不被人忘记,不是没有道理的。

    同理,《大学教授杀人事件》,柯南把围棋倒放的时候,我们多少有一些震惊,而这种震惊,恰恰是缘于灰原之前对于手法“不可能”的论证,思维的逆转,是整个谜团的关键。

    另一个谜团设置的案例,《绷带怪人杀人事件》,一场进行中的案件。案中谜团密布:绷带怪人的身份,追杀小兰的原因,以及他再次犯案的可能性。我们跟着柯南带着重重疑问走到最后,完整的解答将所有的迷团嵌合进整个凶手的大计划中,这样的推理必然是精彩的,而案件的进行状态比任何论述都更能抓住我们内心的恐惧感以及无边的好奇心。

    因此,前期的作品无论在画风还是制作上都没有后期精良,却比那些平淡无奇的案件“流水账”更吸引我们的眼球。

    三、诡计组合

    强大的诡计使推理变得漂亮,那么,诡计的组合无疑使漂亮的推理加倍。

    但诡计的组合决不是把诡计“撮合”到一起,比如说,一个人犯了案,他既有不在场证明,又搞了个密室,同时还把尸体隐藏起来并使用了意想不到的凶器(夸张了点),这样的诡计完全没有必要,反而会让人觉得“多余”。

    诡计的组合是要把各种诡计组合进一个更大的计划之中。

    《名侦探的聚会》,传说的破解,暗号的解答,招聘秘书的方法,杀死侦探的手段,硬币下的秘密,“自杀”的过程,精彩的表演,KID的身份。这些诡计谜团组合在一起,构成了凶手整个计划以及侦探们反攻计划的方方面面。真相揭开后,整个事件的过程都清晰地呈现,迷雾散尽,你能做的就只有赞赏。《柯南》中类似的案件还有不少,只是最经典的恐怕就是这篇。

    这种手段使推理和事件的发展复杂,因此仅在特别篇和长篇中出现,只是遗憾,最近的特别篇中,有这种诡计组合的越来越少了。

    第二,动机。《柯南》中大多案件轻视了动机,并不能说是缺陷,只能说是遗憾。

    凶手是谁,这是最基本的谜团,在此基础之上,又有更高的要求:他是怎样做的,再高一点的:他为什么这样做。

    读阿加莎的小说也许有这样的过程,最开始惊讶于整个结局,读得多了能猜到凶手的设置,再修练一段时间手法也能猜到不少,而不修练到一定境界,是几乎猜不到动机的。动机,可以说是婆婆小说中最大的谜团,解开它,你几乎就能看清整个脉络。而动机,往往伴随着对人性的思考,这也是波洛马普尔执著于人性探索的一个原因吧。 

    扯远了,回到《柯南》。

    “为什么犯罪”,这是《魔术快斗》中白马探的口头禅,无疑,这话是针对KID的。侦探,能一眼看穿魔术手法,最终还是迷惑在KID犯案的动机。同样,《柯南》中,与BOSS身份同等重要的谜团,就是动机。组织为什么犯案,无疑是柯南,也是我们的巨大疑问。不了解动机,就探查不到整个事件的庞大构架。从侦探的角度,隐藏的动机比凶手更难探测,它本身就是一个高于“凶手是谁”这一简单疑问的谜题。

    精彩的推理小说,尤其是长篇,动机都是无比重要的环节,不容轻视。而《柯南》中,却是对它有意识地轻描淡写。

    这毕竟是漫画,动机往往伴随着人性罪恶的一面。很多日系推理小说把动机写得复杂无比,甚至是“难以接受”,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我对日系推理的偏见,婆婆笔下隐藏在平静表面的罪恶心理,恐怕也不适合小朋友们接受。《柯南》在这方面的处理应该说还是恰到好处的,一带而过的笔法留下了些许遗憾,却也保持了整部作品的干净整洁。但不管怎么说,优秀推理还是离不开对动机的考察的。

    “犯罪的手法,毕竟是人能想出的谜题,只要动动脑筋,迟早都会得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答案。 对于人为什么要杀人的理由我就是无法明白,就算能够理解,也是不能接受。”就这样吧。 

    第三、意外的常识超越

    小说中提到的手法有了破绽和超越常识的地方,相对整个推理过程并不重要,但也总能在人心中留下一笔小小的遗憾。

    《柯南》写了那么多,这种事情是无法避免的。

    写小说的人们,除了谨慎再谨慎还能怎么办呢,只有尽量少犯错,保持求实严谨的态度,还有一份随时接受挑战的心啦。

    有人以为没有犯案手法就写不出推理,也有人以为有了高超的手法自然就会有精彩的推理,两方都是片面的。手法是骨架,对手法的处理是血脉,两者紧密结合才有完美的外观。而对于那些洞察人们心理“误导”大师们,仅仅是一个小小的谜团,就足以制造出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思维盛宴。

    写出的这一部分只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而已,浩如烟海的推理小说中,实在是有太多值得我们挖掘的精妙之处。

    而《柯南》,作为一部推理型动漫,也正以它的独特之处吸引着无数热爱推理的人们。

    如今的《柯南》漫画中又抛出了几个谜团,赤井的生死,组织新成员的出现和新一的失忆,无论我们怎么猜测,结局都还掌握在作者手中。 

    而新一,无论真假。

    是假的,那就作为整个案件中关键的诡计,与其他诡计组合起来,用盛大的谜底呈现给我们凶手(或侦探们)的庞大计划,将看似不可能的事情统统解释得合情合理。

    是真的,那就设置红鲱鱼,给我们足够的理由去相信他是假的,引导我们的思路并最终得到逆转,将整个事件的脉络清晰呈现。

    无论是哪种结局,把握得当,都将是一场精彩的推理盛宴。至少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后期柯南中罕见的谜团设置。 

    相关推荐:

     柯南迷基础知识大切磋

    日本侦探系列开山始祖——明智小五郎

    名侦探柯南分析

    柯南人物分析

[更多]名侦探柯南杂文